盖·里奇(Guy Ritchie)-明星库-轻奢网
盖·里奇/Guy Ritchie 盖·里奇/Guy Ritchie 盖·里奇/Guy Ritchie
盖·里奇
英文名称:Guy Ritchie
国家地区:欧美
国    籍:英国
职    业:演员 其他
出 生 地:英国 赫特福德
星    座:处女座

盖·里奇档案

盖·里奇,1968年9月10日,籍贯:英国赫特福德,尽管作品质量参差不齐,但盖·里奇在全世界影迷心目中绝对占有重要的地位。其在影片中充斥了无哩头的英式对白和匪夷所思的巧合,酷炫镜头、快速剪接和英式摇滚等手法。对新派导演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

人物简介
 
  1968年出生于英国的一个军人家庭,后来他又被送去多家私立学校就读,却相继换了10所学校。1993年在一家电影公司当了两年的小弟,后来就开始自己拍摄一些广告和MTV  盖·里奇音乐录影带。
  盖·里奇首次引起好莱坞瞩目,是因为他1999年的电影作品《两杆大烟枪》,这部作品让好莱坞两个当红巨星汤姆·克鲁斯和布拉德·皮特赞不绝口,甚至让后者致电盖瑞奇,表达不计片酬想在其作品中轧上一角的意愿。也因此,之后盖·瑞奇自编自导的作品《偷拐抢骗》网罗了布拉德·皮特,更打破了英国影史上最高票房纪录,成了英国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2002年里奇和妻子麦当娜合作了《恶女漂流记》,引来一片恶评。2005年,他又推出了导演作品《左轮手枪》。评论参差不齐。2008年的作品是“300壮士”杰拉德·巴特勒主演的《摇滚帮》。2009年导演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由小罗伯特·唐尼主演,上映后全球票房超过了5亿美金。
 
人物经历
 
  1968年,盖·里奇生于英国赫特福德郡的哈特菲尔德,1969年由保罗· 纽曼主演的《虎豹小霸王》催生了里奇童年对电影的理想。他早在15岁时便退学回家,此后从未到电影学院学习。1995年,他得到了一份跑龙套的差事,从此朝电影迈出了第一步。不久,里奇开始执导广告片,随后用得到的报酬拍摄了一部名为《The Hard Case》的短片,这部片长只有20分钟的短片是后续之作《两杆老烟枪》的先行篇。短片很快受到乐坛巨星斯汀妻子的关注,并决定投资拍摄。
  不过当里奇编导的《两杆老烟枪》拍竣之后,发行又成了棘手的难题,先后有10家英国发行商拒绝发行,直到后来被汤姆·克鲁斯引荐给哥伦比亚三星公司,影片才终于进入院线。这部拍摄成本只有160万英镑的影片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不仅成为英国影史票房第三高的影片,还纷纷在各大电影节提名、获奖。
  2000年,已经声名鹊起的里奇又拍摄了《偷拐抢骗》,布拉德·彼特和本尼西奥·德·托罗等明星纷纷加盟,上映后首周票房就达到300万英镑。同年12月,里奇同歌坛大姐大麦当娜喜结连理,翌年又为德国宝马拍摄了汽车广告。不过2002年《踩过界》的反响可谓糟糕透顶,夫妻二人还双双被金酸梅奖挖苦了一番。3年后的这部《转轮手枪》,承担着挽回里奇声望的重任。
  作为擅长暴力影像风格的英国新锐导演,盖·里奇虽从影时间不长,但几年前的《两杆老烟枪》和《偷拐抢骗》早已为他奠定了独树一帜的影坛地位。熟悉他作品的影迷不难发现,这位年仅37岁的英国导演喜欢频繁的使用旁白,为讲述故事往往构建出大量信息量丰富并且盘根错节的线索,而杰森·斯坦森更是他特别偏爱的演员之一。
 
电影手法
 
  盖里奇手法:在影片中充斥了无哩头的英式对白和匪夷所思的巧合,酷炫镜头、快速剪接和英式摇滚,这些招数就被称为盖里奇手法。
  相当一部分欧美黑帮片的粉丝一眼就看出了“石头”手法的出处,于是就有明白人在网上抨击“石头”是抄袭之作,其实宁浩在DVD的导演访谈里早就明白讲“石头”是借鉴了盖里奇的手法。盖里奇号称是“英国的昆丁”,这位电影放映员出身、靠拍MTV起家的英伦痞子只拍了两部片子(《两杆大烟枪》、《偷抢拐骗》)就卓然成家,他的片子里充斥了无哩头的英式对白和匪夷所思的巧合,酷炫镜头、快速剪接和英式摇滚是他惯用的招数。同样是MTV起家的宁浩“在经过多次试验后”最终选择了盖里奇手法并且坦然承认,相比于那些名声在外的大牌们四处偷师却藏着掖着,应该说这是中国新生代导演心态的转折。
  在本土化移植方面,宁浩选择了几个重要元素进行切入——城市、方言、背景音乐、人物设计。首先是城市,宁浩自己也提到,重庆这个城市既有浓郁的本土文化氛围,又因为自身的转型气质为故事的张力提供了可能,所以我们既看到了过江索道又看到了满街的拆字,脾气暴躁的对白也印证了重庆人的火爆性格。不得不提的是语言设计,除了四川话,导演还让保定话、东北话、香港普通话、青岛话、天津话轮番上场。道哥那一句“我的事业还在上升期”很有周星驰的民俗风格,而麦克半生不熟的“顶你个肺”也被网友频繁使用。最出彩的要数青岛演员黄渤的“本色演出”,他在剧中说的是最正宗的青岛方言,那一句“牌子!班尼路!”已经成为名言,而他和老包的几次遭遇中因为对方听不懂青岛话而重新用“普通话”翻译一遍的设计也令人喷饭。
  人物设计体现了主创的用心,老包利用小便红外原理的小聪明,给“棒棒”们开完会的洋洋自得,动不动就抽出皮带打人的三宝,喜欢穿花衬衫充大佬的道哥,在墙上喷“拆”字的四眼,全副高科技但是处处受制的麦克,靠“虚情假意”的艺术来“勾女”的谢小盟等等。群众演员同样出色,比如那群认为老包在“文明执法”的棒棒,还有那两位永远嗑着瓜子看着短信的旅馆服务员,每一个人透射出来的都是浓郁的本土气质和令人信服的表现,在这样的氛围中,再离奇的情节也会被提前认同。
  盖里奇习惯在自己的电影中使用有冲击力的摇滚,宁浩则给“石头”用上了京剧、琵琶等等,许多借用的旋律也被他重新编曲,在本土音乐的强力衬托下,整部电影的节奏感和立体感呼之欲出。
 
主要作品
 
  导演
  大侦探福尔摩斯2(2011年)
  大侦探福尔摩斯 (2009年)
  摇滚黑帮 (2008年)
  转轮手枪 (2005年)
  浩劫妙冤家 (2002年)
  明星 (2001年)
  偷拐抢骗 (2000年)
  两杆大烟枪 (1998年)
    《大侦探福尔摩斯》(2010)  《转轮手枪》(2005)  《浩劫妙冤家》(2002)  《偷拐抢骗》(2000)  《两个大烟枪》(1998)  《摇滚帮》(2008)
 
盖·里奇的后现代主义
 
  盖里奇是为数不多的处女作一鸣惊人,用两部作品就让全世界记住并狂热的导演,其中《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两部电影中尤为体现其手法中的后现代风格。
  (1)后现代主义
  许多人对于后现代风格的电影认识只有一个很笼统的概念,认为像周星驰昆汀那样的电影就是后现代主义电影。但事实上,电影中的后现代风格是有两个分支的:后现代性和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是指:以“无深度.无中心.无根据.自我反思.游戏式的”为风格的艺术,一般是反映这个时代性的变化的某些方面。而后现代性是指怀疑单一体系,大叙事手法的风格,是现代商品社会的表现形态。两者的区别在于:后现代主义具有知识分子精英的怀疑气质,往往在作品中包含强有力的讽刺或对当下社会事务的反思。后现代性更多的是一种大众性的世俗文化,草根精神。当然两者的概念并不是截然泾渭分明的。因为两者都不再相信宏大而单一的叙事模式,都推崇解构手法。那么我们可以做简单的归类,周星驰的电影是具有后现代性的电影。《暴雨将至》《罗拉快跑》《低俗小说》属于后现代主义电影,两者是一种内涵层次上的区别。
  而盖里奇电影中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在思想内核上和众多的后现代主义电影是一脉相承的。如电影《罗拉快跑》表达的是关于时间和人生偶然性的思考。用导演的话说是“这是一部探讨世界可能性、生命可能性和电影可能性的电影。”盖里奇在《两杆大烟枪》和《偷拐抢骗》中对生命的偶然性都作出过个人的阐述:电影中的几伙人追逐的物品几经易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情节都深刻揭示了这种后现代主义电影中努力想表达的主题:生命的不确定性。以及《暴雨将至》和《低俗小说》运用圆形叙事的结构揭示了暴力的反复性与荒诞性,在里奇的电影中均有所涉猎。
  (2)解构
  解构作为后现代电影中不可缺少的烙印已经被解读出了相当宽泛的涵义,大家比较熟悉的释义有以解构人物性格为主的电影,如周星驰电影系列,这一类的电影中往往是将主要人物性格解构,仅保留其癫狂气质或神经质的一面,同类的还有丹尼保尔的《猜火车》,他的电影中很多角色都是偏执狂,在整部电影中絮絮叨叨个没完,在这些电影中,解构是作为突出电影荒诞与黑色幽默的一种伎俩。而另一种常用的解构是针对电影情节方面的,盖里奇的电影在这两个方面都有所涉猎,只不过其更用心与对后者的运用。
  他的电影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支离破碎的电影情节与多线并行的叙事方式,对于这种解构方式很多人会将盖里奇和昆汀的解构风格归为一类。其实两人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昆汀式的解  盖·里奇构是从电影的整体出发,将剧情划分为几个段落,交叉叙述,是非线性的叙事,也属于分段式电影。而盖里奇的电影从整体上来看是遵循线性叙事的模式,而将段落中的单个场景剧情解构,最著名的是《偷拐抢骗》中那场各路人马撞车的戏,三路人在影片中第一次相遇,在毫不知情相互影响。在这里导演运用交叉蒙太奇手段,将前因后果倒置,先展现结果再逐个交代起源,增强了黑色幽默的效果。简单概括一下,盖里奇的解构手法就是从单个段落入手,舍弃人们正常的时空观,而以因果关系来组合情节,但因手法娴熟,衔接合理,而丝毫没有让观众产生突兀的感觉。
  (3)剪辑.故事.音乐的相互融合  
后现代主义电影打破了这种思维僵化,颠覆了电影叙事的传统技法,这点从戈达尔的《筋疲力尽》中的反古典叙事开始彰显。另由于后现代主义电影推崇共时性研究,注重对于整体的讨论。也使许多后现代主义电影的群戏十分出彩。经典的有《低俗小说》《落水狗》《巴别塔》《两杆大烟枪》等。当然也有《记忆碎片》这样的例外。而盖里奇的成功之处在于在前半段影片中交代不少于10个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属性与个性的同时,影片节奏没有被拖慢,而是在大量快速凌厉的剪辑下,加快了节奏的速度。观众们在这里的评价开始呈现两极分化:一部分人由于没有理清前面各线索导致跟不上剧情而被迫放弃观影。
  盖·里奇
  另一部分人则享受在电影中强烈的戏剧人物冲突所营造的快感中。在他的电影中,分量相当的角色有近10个,这些角色往往因为争夺一件物品而相互交叉在一起。导演则通过大量闪回快速的剪辑将这些角色的行为呈现出一种焦虑混乱的形态,同时音乐与剪辑的相互配合与完美融合,也让电影酷劲十足。盖里奇电影中的冲突高超来得随心所欲,让人猝不及防。导演在剧情中大量运用的无前奏.直接高潮的英伦摇滚极好地衬托了戏剧冲突。也使影片有了一种MTV影像式的画面感。可以说是故事剪辑音乐的完美融合,也使得里奇的电影被众多影迷狂热追捧。但也正因此印记的强烈,让观众在观影途中接受分析大量的信息而使主流影迷进而远之。这也解释了里奇的电影是cult电影的原因。
  (4)暴力观  
盖里奇的电影作为cult电影,不可避免地在电影中为我们展现大量的暴力场景。但作为后现代主义电影,导演并没有将这种对暴力的描写提升到“暴力美学”的高度。也就是说,盖里奇的电影对暴力的刻画关键不在于对暴力进行时态的描绘,而在于对暴力的起因和结果的展现上。
  对cult电影的定义在其组成元素.受众面以及其在文化领域的边缘性。而后现代主义更多的是由电影的风格来界定的。所以盖里奇的电影是后现代风格的cult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