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姬·巴铎/Brigitte Bardot 碧姬·巴铎/Brigitte Bardot 碧姬·巴铎/Brigitte Bardot
碧姬·巴铎
英文名称:Brigitte Bardot
国家地区:欧美
国    籍:法国
职    业:演员
出 生 地:巴黎
星    座:天秤座

碧姬·巴铎档案

 

个人简介
 
简介
  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1934年9月28日生于法国巴黎。父亲是一名工程人员,母亲小父亲14岁。父母结婚的第二年,碧姬来到人世。在母亲的鼓励下,碧姬开始从事音乐和舞蹈。15岁那年,她尝  碧姬·芭铎试当模特,并成功登上法国杂志《Elle》。年龄逐渐增长,她的美艳就越引人注目。
电影
  碧姬接着开始尝试涉足电影表演。一九五二年,她初登银幕,在《诺曼底苹果酒客栈》(Trou normand, Le)中扮演Javotte Lemoine。紧接着,她又拍了2部影片。同年,她和罗杰·华汀结婚。
爱情
  碧姬对华汀的爱恋简直到了崇拜的地步,还在17岁的时候,她就决定嫁给他,遭到父母坚决反对,直到18岁成年才遂了心愿。但好景不长,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5年便告结束。
  碧姬·芭铎靠着在法国影坛取得的成功,一九五三年,碧姬进军美国电影市场,参加了美国影片《此恨绵绵》Un acte d'amour (1953)的拍摄。不过,她仍在法国境内拍片。
 
演艺历程
 
自幼努力
  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开始在在音乐和舞蹈方面着意培养她,因为她本人在这些方面就曾显示过不凡的天赋,这次要让女儿替她完成未竟的梦想,成为一位出色的演员。
  在妈妈的鼓励下,碧姬从小就坚持音乐和舞蹈训练,她不在意吃苦,只想把自己雕琢得玲珑剔透。15岁那年,已是模特儿的碧姬登上了《elle》杂志,风华初显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很快,碧姬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男人罗杰·华汀。
出演《穿比基尼的姑娘》
  影片《穿比基尼的姑娘》不仅让18岁的碧姬出尽风头,也直接促成这种新式泳装的  风靡,她穿着无肩带圆点图案的比基尼泳装,火辣的眼神让很多人震惊甚至愤怒——直到1958年,梵蒂冈还把她当成是魔鬼的象征,但这一切无损碧姬让人迷恋。
  年轻女子仔细模仿她的衣着和发型,甚至连走路姿势也认真揣摩学习,在曾经美好的1960年代,她曾是新思潮的特定代表,整个法国从她身上刮起了经久不衰的情色旋风,她也开始了大红大紫的明星生涯,毫不保留地燃烧着性感和妖艳。1973年,39岁的碧姬突然决定退出影坛,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衰老让人哀伤,但成熟总是件好事。
  自从有了玛莉莲·梦露,美国少男开始走进“MM”时代。自从有了碧姬·芭铎,欧洲少男随即享受“BB”时代。总括而言,她是六十年代红透半边天的法国影星。有人计算过,她成名之后的电影和与之有关的商品,为战后的法国带来了可观的外汇,其总额甚至超过了法国“标致”汽车公司的创汇额,可见厉害。法国的整个20世纪,能称得上“国一人”(一人即能代表整个法国之意)的,大概也就只有戴高乐、碧姬·芭铎、萨特和齐达内这4位了!
成为EIIe模特
  碧姬·芭铎第一次成为Elle的封面,据说是当时的Elle的Hélène Lazareff在大街上偶然发现了这个性感的14岁姑娘。但这只能是个传说,出生在巴黎15区的BB,父亲是两个工厂的主人,母亲则出入于当时巴黎高层社交,许多出版业、服装界的巨头都是BB父母的朋友。Elle的总经理Hélène Lazareff就是其一。
  一九四九年,Lazareff劝说BB做模特,并且许诺BB会成为Elle的吉星,于是当年的BB成为Elle的封面。随后在高层社交,BB遇到 了后来的导演,当年19岁的罗杰·瓦迪姆。50年,两人偷偷跑到BB父亲在Saint-Tropez的别墅,希望能等到16岁的BB成年后结婚。
  一九五二年,18岁的BB被瓦迪姆说服出任Jean Boyer一部电影中的小角色,随后在Willy Rozier的电影《穿比基尼的姑娘》出任主角,进入这个后来她所痛恨的电影界。 也因此一举成为欧洲头号性感女星。因姓、名首字母均为B,被昵称为“BB”即“baby”-宝贝,或称为BIKINI(比基尼)女孩。1952年年底,BB与瓦迪姆结婚。
出演《上帝创造女人》
  1953年,成婚四个月的碧姬和华汀一起来到戛纳电影节,这时已经拍下了五部电影,被媒体捧为时代之星。这个丰满却充满童趣的女人站在海滩上迎风漫步,大胆的作风深深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一年,华汀是个摄影记者,碧姬也只是个小明星。又过了几年,碧姬和华汀带着《上帝创造女人》光临戛纳,这是他们  碧姬·芭铎的正式登场,影片中碧姬总是手里拎着鞋,赤脚走在马路上,一双美丽的脚儿成为最引人注目的裸露,回应影片里的美妙,碧姬的身体也在摄影师面前巧妙旋转,摆出各种美艳的造型,从此,欧洲的男人亲昵而享受地称她为“bb”,和大洋彼岸梦露的“mm”相映成趣,她们彻底满足了男人关于所有女性的所有幻想。在这次电影节,BB的性感形象打动了许多人,包括柯克·道格拉斯,这时候老道格拉斯就尝试着要带这个小姑娘去美国。  碧姬·芭铎1956年,BB出演瓦迪姆的电影《上帝创造女人》,大胆暴露的表演使得她知名度急剧上升,1957年《上帝创造女人》在美国公映,尽管在许多州这部 电影被禁止上演,但还是没能阻止在美国的巨大成功。碧姬·芭铎也一下子被视为那个性解放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成了欧洲的玛丽莲·梦露。
  BB的性感形象成为了一个Icon;明亮的金黄长发,浓重的黑色眼影,噘起的红色嘴唇,魔鬼的身材和解放的时装。
  整个20世纪50年代后期,所有的杂志封面几乎都是这个上帝创造的女人,上层社交的镁灯光和电影时装界的美酒已经让当初那个清纯的小女孩消失了。
  一九六六年,BB结束了和德国亿万富翁Gunter Sachs的短暂婚姻,这已是BB的第三任丈夫。
  在电影成功的同时,BB也开始进入歌坛,法国的怪才Serge Gainsbourg在62年到67年给BB写了十多首歌曲,包括那首最著名的“Je t'aime… moi non plus”,但BB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Initials BB ”(最初的BB),后来2003年出自传时,BB将这首歌作为了自传的题目。在曾经美好的1960年代,她曾是新思潮的特定代表,整个法国从她身上刮起了经久不衰的情色旋风,她也开始了大红大紫的明星生涯,毫不保留地燃烧着性感和妖艳。 
  一九七零年,戴高乐提名碧姬·芭铎作为法国市政府的“Marianne”原形——在法国的市政府摆设的自由女神半身雕塑,法国政府标志里也有,后来的Marianne有苏菲玛索。
退出影坛
  1973年,39岁的碧姬突然决定退出影坛,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衰老让人哀伤,但成熟总是件好事。 后来开始成为积极的动物保护主义活动分子。
  1985年,密特朗总统授予碧姬·芭铎法国荣誉骑士勋章,第二年BB成立自己的协会,筹集资金进行动物保护。
  1992年,碧姬·芭铎嫁给了第四任丈夫Bernard d'Ormale,这位工业家同时也是法国极右派国民阵线党的成员。BB在致力保护动物的同时,也变成上层右  碧姬·芭铎翼社会的一个代表。
被媒体遗弃
  2003年,碧姬·芭铎连续出了三本书,除了1998年就完成的自传《最初的BB》,同年出版的《Un cri dans le silence》(沉默中的尖叫)引起了极大争议,书中大量的极右派种族歧视观点使法国上下及媒体大为震惊。其实从1996年开始,BB就已经在国民阵线的党 报上长期撰文发表自己的极右观点。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极右派国民阵线主席勒庞进入大选第二轮,使得法国人深切思考由移民带来的种族问题。而在2003年春 天,在法国电视三台的节目中,BB更是将当时的无证件人士(在法的非法移民)争取权利的游行,称作“ font des églises « de véritables porcheries humaines ». ”(他们搞的真是猪圈教堂。)一时间,媒体大哗。
  这位20世纪60年代性解放的Icon,被法国媒体集体谴责封杀,一度的封面女皇再也没有出现了。
 
演艺风格
 
  碧姬的表演风格大胆暴露,令数以百万计的美国男性观众眼界大开,感觉非常“来电”。自20年代后,美国男性观众就再也没有机会欣赏碧姬那样具有性吸引力的电影表演了。碧姬被美国观众称为“性感小猫”,这一说法后来演变成为词典中的一个短语。喜欢碧姬电影的,主要是男人。1965年,她在美国人拍摄的《亲爱的碧姬》(Dear Brigitte)中扮演自己。40岁生日到来前夕,她作出一个令人不解的决定,彻底退出了影坛。相比而言,她更喜欢明星之外的生活。通过电影她获得了国际声誉,同时也遭遇不少生活上的烦恼。很多影迷进入她的住宅,或在她住宅附近徘徊,以期一睹她的芳容,或拿走一些属于她的东西。狗仔队也经常跟踪她,对她进行偷拍。年事渐高远离人们关注的重心后,碧姬摇身一变,成了动物保护组织的主要发言人,筹建了“碧姬·芭铎基金会”。她在动物保护运动方面所做的工作,也许比她所演的任何一部电影都更为出色。  与碧姬·芭铎容貌相似的超模lara stone2003年,碧姬·芭铎连续出了三本书,除了1998年就完成的自传《最初的BB》,同年出版的《Un cri dans le silence》(沉默中的尖叫)引起了极大争议,书中大量的极右派种族歧视观点使法国上下及媒体大为震惊。其实从1996年开始,BB就已经在国***线的党报上长期撰文发表自己的极右观点。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极右派国***线主席勒庞进入大选第二轮,使得法国人深切思考由移民带来的种族问题。而在03年春 天,在法国电视三台的节目中,BB更是将当时的无证件人士(在法的非法移民)争取权利的***,称作“ font des églises « de véritables porcheries humaines ». ”(他们搞的真是猪圈教堂。)一时间,媒体大哗。
  碧姬·芭铎作为新女性形象都成功了,成为一个故事的不同版本,她们超越了传统角色的分配模式,以不同的方式打破了节律,超越了限制,挺过艰难的生活磨练,终于带领女性生活于一个新的空间。
  “我很难摆脱狼籍的名声,这是我生活中最严重最持久的不公” 这正是碧姬生活的真实写照。年轻的碧姬·芭铎一夜成名后,她的生活被成功打乱。报刊杂志大肆渲染她的各种诽闻,使她陷入了名声的陷阱中无力自拔。
  《上帝创造女人》大获成功后,她的名字也被归入玛丽莲·梦露一类,她和罗歇·瓦迪姆的婚姻也成为新闻界的蜚短流长的原材料。她还未来得及主宰自己的生活,就成为了“公共财产”。 碧姬.芭铎引起的效应长远地改变了电影界的传统。她自己对这些传统一无所知,更不要说是遵循了。
  她没有把表演看成是职业,而是把它当成情人的替身 给她安全感与爱。可是她说出战后一代人年轻人的心理活动时,她的迷失方向和热爱自由在公众眼中成了道德沦丧的标志。在她60岁写自传的时候,写到:教养和礼仪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我不再受“人所不为”的束缚,所以我偏偏为人所不为。
  碧姬·芭铎生活中的反抗精神虽已大失起爆炸性的影响,但是我们能可以发觉她们形象的不朽力量所折射的使命感。她对立的形象反应着相同的主题,他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却互相促进着,她虽处于语言的对立,却为社会导演着精彩的宣言:自主、独立、自由。
 
进军政坛
 
  据英国《每日邮报》2010年10月17日报道,法国上世纪50年代著名女影星碧姬·芭铎日前称,她要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挑战法国现任总统萨科齐。 碧姬·芭铎现年76岁,她曾是20世纪50年代所有法国男人梦寐以求的性感偶像,有关她的神话持续了半个世纪,甚至现在在法国人的记忆里,碧姬仍然是 “上帝创造的女人”。当她1973年成为动物保护主义人士时,引起“粉丝”们的极度震惊。受法国生态联盟党之邀,碧姬目前正考虑在2012年挑战萨科齐,成为法国新领导人。
  碧姬给萨科齐写信称:“因为你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我正在考虑接受独立的生态联盟党邀请,代表他们参加2012年总统大选。无论是来自左翼还是右翼的人,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声音,为动物主张权利。” 生态联盟党表示,碧姬是代表他们参选总统的最佳人选,但碧姬的最后决定要在2011年才能做出。
  新的表态令人感到惊讶,因为此前在接受采访时,碧姬表示自己讨厌政治。她还透露称,她对萨科齐的妻子布吕尼没有好感,“尽管她长得很漂亮,但缺乏教养。”2008年,碧姬还谴责美国副总统候选人佩林是“女性的耻辱”,批评佩林太蠢。[1]
 
人物评价
 
  碧姬·芭铎在自己的圈子里演绎顶级的风范,带动着整个女性的思想动态,
    但无可否认的是,可她们之间却并不认为与对方的作用与意识是一致的,争锋相对的言语中,她们互为立场;在她们的擦肩耳过的意识当中,只是一条平行线,两个女人的行为向同一个方向延伸却丝毫无法在意识上沟通。
  虽然她并不认同自己是对方的互为含义,但是,在她们交锋之外,两人的确在诠释相同的主题 女性意识,互相促进与延续着,并在别人假想的合作上演绎着女性神话。
  在碧姬·芭铎之前,还没有哪个女人公开将这些特征集与一身:天生丽质,诱人的性感和自负的放荡。从猎物到猎人,从追逐到被追逐,她可以轻易完成其间角色的转换。她抛弃一切矫揉造作的东西,使男人们的想象突然失去一切的支撑点,她彻底破译了这个密码。
  碧姬·芭铎的出现给社会惊人的挑战。当父母们还保持着贝当时代严格的道德观念时,战后的一代人将所有的门都敞开。碧姬利用一切机会逃离这些约束,获得自己的自由。在还未跨出中学校门,碧姬就成为时尚杂志的封面女郎,在她职业生涯的开始,她认识了罗歇·瓦迪姆,他是她的发现者、造就者,也成为她的第一任丈夫。干瘦、目光阴郁专注的瓦迪姆对碧姬来说是个救星,他把她从青春的牢笼中解救出来。
  他的第一部影片《上帝创造女人》使碧姬一夜成名,成了国际明星、著名的“性感小猫”。她在一些片中扮演单纯而诱人的姑娘,撅着嘴,目光就象夜晚公路上灯光前受惊的动物;她身上也搀杂着懒散和满不在乎的激情,她以最本色的姿态来演绎所有的角色。她的出现,似乎让信条严厉的世界中没有任何禁忌了。她只要撅起嘴,就足以让所有的男人都无药可救。
  就在碧姬·芭铎以一种新的形象挑战着传统女性,吸引着所有男人的目光,引起所有传统女人怨恨,被视为道德败坏时,西蒙·波伏瓦正以沉默的方式以文字来宣读出碧姬·芭铎行为的学术性。
  她以咖啡馆为写作场所,有人描述到:她总是坐在那儿,一叠叠稿纸放在她书桌一旁,没有东西能分散她的注意力。这些,引起很多人的关注。的确,在那个年代,女人著书立说是罕见、不可思议的现象,男人们更是对此不屑一故。但是,西蒙·波伏瓦成功了,她维持了女人应有的独立和自由,摆脱了对男性的依赖和附属。她是个终生情人,因此得以扮演一个女人能够为男人扮演的最令人愉快的角色。
  在她前后几乎没有任何一位女作家像她那样自己设计公众形象,她详细记录了她成长的环境和后来完全不同的世界 她的世界。她写了政治气候与个人冲突,但她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她的作家生活。对于她来说,作家生活就意味着一种从家庭中解脱出来的独立的生存方式。
  她的四卷回忆录和为数众多的带有自传性质的文章完整无缺的表现了她一生的形象。她把自己作为文学的对象,其原因是易于理解的又是意味深长的:她自己的生活吸引了她。她成功的摆脱了束缚,这种束缚常常是意想不到的,当她意识到这点时自己也感到很惊讶。“当生活乱了套时,文学就出现了。”别人已为她设计好了未来,而她早就决定要跳出这个狭窄的框架,因此她的整个生活就成了文学,她的形象也就成为新时期女性的代言人。
  她塑造着完全对立的女性形象,以一种独特的社会现象引起人们的关注,她们都在坚持着自己的做法,在她们尚未意识的前提下,就开始做着时代的新女性,成功给她们滋长着更多的勇气,也给更多的冲击着女性传统意识。

正在加载……
亲,已经没有了!